《偷偷藏不住》作者:竹已 男主:段嘉许 女主:桑稚 甜文

书详情:十三岁那年,桑稚偷偷喜欢上一个男人。 男人的模样冷淡慵懒,说起话来吊儿郎当的,经常来她家,一个下午窝在她哥哥房间里打游戏。 偶尔见她进来送水果零食,也只是漫不经心地掀起眼皮,笑得像个妖孽:“小孩,你怎么回事啊?一见到哥哥就脸红。”

书链接http://wap.qushuba.com/shu30424/16416774.html

已邀请:

《偷偷藏不住》段嘉许桑稚

新婚之夜番外

婚宴结束后,一行人来到两人的新房。闹洞房这环节格外草率,大多只是来看看他们的房子,都有分寸,很快就散了。
到玄关处把客人送走,桑稚立刻躺到沙发上,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,累得完全不想动弹。
段嘉许走过来坐在她旁边,问道:“要不要吃东西? ”
- -整天下来,两人都没正儿八经地吃点什么东西。闻言,桑稚坐了起来,看他:“不想吃, 你饿了吗?”“没有。”
热闹的氛围散去,室内变得寂静而温馨。
段嘉许今天晚上被灌了很多酒,此时眉眼间多了几分醉态,直勾勾地看着她。侧倚在椅背上,身上还穿着西装,扣子扣得严实,倒是领带乱了些。
鸦羽般的长睫,瞳色偏浅,看上去温柔至极。
桑稚今晚也喝了酒,但不算多,大多都被段嘉许给挡了下来。怕他不舒服,她想了想,还是起身往厨房走:“ 我给你泡个蜜水,喝完我们就睡觉。”
才走开两步,段嘉许就把她扯了回来。
伴随着细碎的吻,落到她的后颈处。他的手也不太安分,从她的腰际往上升,似有若无地触碰着。她下意识侧过头,又被他摁住。亲吻的力道加重。
直到留下痕迹,段嘉许才退开来。顺着这角度,他能看到桑稚的模样,喉结滚动着,眼眸渐渐暗了下来。
小姑娘穿着大红色的旗袍,肤白唇红。眼睛圆而亮,泛着湿润的光,眼角略微下垂,显得明艳又可怜。
旗袍是定制的,勾勒出她身上的曲线,显得前凸后翘。裙摆不长,露出两条细直的腿,匀称又白嫩。
...段嘉许哑声道:“ 直接睡觉吧。
话音一落,桑稚就被他抱起来。她眨了下眼,勾住他的脖子,突然想起个事儿:“ 我还要卸妆。”“洗澡的时候卸。”
“哦。”莱稚思考了下,继续说,“那我得先把这衣服脱下来,明天拿去洗衣店洗。”
段嘉许笑:“ 我给你脱。”
他走进房间里,把桑稚放在书桌上,指尖-一勾,调情般地帮她解扣子。似是觉得热,他伸手松了松领带,而后低头咬住她的下唇。
两人一站一坐。
这个姿势,乘稚还是比他矮了一-节。她仰起头,感受到他的舌尖划过唇齿,全部都是滚烫的,带来清甜的酒味。染上了几分迷醉。;
不知不觉间,段嘉许已经把她的旗袍脱了下来,放在一旁。他一点点地把她的口红吃掉,将她的嘴唇吮得充血,才松开。段嘉许垂下眼,目光像是带了热度,盯着她裸露的身体。
为了穿旗袍好看,桑稚今天穿的内衣有一-层很厚的胸垫。此时旗袍一脱,立刻原形毕露。
段嘉许笑了下,单手解开内衣扣。他的身子往下压,指腹蹭了蹭她小巧的乳尖,拖腔带调道:“ 怎么还骗人啊?”
.....桑稚反应过来,脖子往上,耳后一片在顷刻间全红。想到他又不是第一次见,却又非要说一句来嘲笑她。桑稚觉得丢人又不爽,抬腿踢他:“嫌小别碰。 ”
温热的气息席卷而来。
像没听到似的,段嘉许抓住她的脚踝,掌心向上蹭,低头啃咬着她胸侧的软肉,另一只手抵在她的后腰,往下探,不轻不重地揉捏着。 ...舌尖-一下又一下地舔着,耐心地品尝着甜头。他轻喘着气,喷在她的皮肤上,然后又连带着吞了进去。
她还想说点什么,顿时被他的举动堵了回去。
桑稚的身体颤动了下,不受控地抓住他的头发,忍着喉咙里想要冒出来的声响。
能感受到,他的指尖不断向上滑,停在她的大腿深处,若有若无地打着转。他停下动作,凑近她的耳侧,用气音道:“哥哥一口就吃掉了。”
仿佛是在做什么背德又隐晦的事情,段嘉许的声音很轻,带着气息,格外性感。
桑稚一时没懂他话里的意思,反应过来后,脸轰的一-下就炸了。他的唇还停在她胸前,带着电流,以及略带刺痛的感觉。她还没来得及把他的脑袋往外扯。
段嘉许的手突然重重一按, 在她最为敏感的部位。
毫无预兆的举动,桑稚立刻掐住他的肩膀,眼睛渐渐浮起了- -层水雾,变得湿漉漉的。她发着小动物般的声音,像是在求饶
把她的内裤扯到一-边,段嘉许把指尖探了进去,缓慢抽插着。暧昧又色情的水声在室内响起。
刺激又热烈的感受,全身的感官都汇聚在那一点。所有一切变得期待,又难耐。想要得到更多,因他磨蹭的举动感到着急,又因为羞耻而无法开口。
像是失了重,在海中漂漂浮浮,找不到支撑点。桑稚勾住他的脖子,呜咽出声。
段嘉许的呼吸变得粗重,再度吻住她的唇。将她的舌头勾出来,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舐着。手上的动作加快,找准位置,戳着她的软肉。
小姑娘的身体越来越的紧绷,掐着他的力道加重。快感渐渐上升,在某一瞬间,到了最顶端,然后像烟花- -样炸开,神智全数消失。
只剩下彼此的喘息声。
柔稚平复着呼吸,还勾着他的脖子,舌头被他亲得有些麻木了。她的眼眶红红的,鼻尖也红红的,活脱脱一-副刚被蹂躏了的样子。
段嘉许又亲了下她的嘴唇,柔声喊:“老婆。 ”
桑稚还是第一-次听到他这么喊,她吸了吸鼻子,低头看向他。下一刻,她看到段嘉许把手指抽了出来,带出湿润又粘腻的液体,而后,极为色气地,用舌头轻舔了下指尖。“你好像湿掉了。”
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也可能是因为心情好,今晚的段嘉许比平时更加浪荡。他把桑稚抱到浴室里,在洗手台上垫了条毛巾,把她放上去。
桑稚还震撼于他刚刚的那个举动和话,表情都是僵的。段嘉许摆弄着旁边的瓶瓶罐罐:“ 帮你卸妆?”
桑稚呆滞地哦了声。
他洗了个手,抽了张化妆棉,沾了卸妆水,认认真真地帮她把妆卸了。注意到段嘉许还好好穿着的衣服,只有领带松了些,桑稚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。
她的声音带了点鼻音:“你怎么不脱衣服。”
就她全身都光着。
段嘉许轻笑了声:“一会儿脱。”桑稚嘀咕着:“ 你好像个衣冠禽兽。
“嗯。”段嘉许顺着说,“我是禽兽。 ”
等了一会儿,桑稚倒是自己主动去扯他的领带。她的视线往下滑,温吞地解着他的扣子,看到他的锁骨,又继续往下。段嘉许任她动。
桑稚把手伸进去,非常夸张地,胡乱摸着他的胸膛。
段嘉许往她脸上抹洗面奶,边说着:“再往下点。 
.....”.菜稚觉得没劲儿,忍不住说,“你就不能矜持一 一点。比如,表现出一副被我强迫了,但又不得不从的样子。”“嗯?”段嘉许笑,“你喜欢这种啊?”
柔稚想了想:“ 我想看你在床上哭的样子。”段嘉许:“嗯, 一会儿。”“啊?”
“一会儿,”段嘉许温柔道,“ 我让我老婆替我哭。”.......
桑稚被他这个样子气得牙痒痒。她把他的领带收紧,勒住他的脖子,板着脸说:“我今天洗完澡就要睡觉,我又困又累,你想都别想。”
段嘉许挑眉:“行。 ”
他的果断让桑稚有些狐疑,但也没再说什么。
段嘉许把她抱下来,说道:“自 己用水冲- -下脸。”
桑稚点头。她对着镜子,打开水龙头,开始洗脸。因为低着头,她也看不到后边,只能听到慈恋辛卒的小动静。她随口说了句:“我要洗澡了, 你出去吧。”
把脸上的泡沫洗干净,萊稚回头的时候,发现段嘉许还在原地。倒是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了,此时赤着身子站着,露出精瘦高大的身材。柔稚瞪大眼。
瞬间懂了他的意图。
没等她往外跑,段嘉许把她扯进了淋浴间。
空间变得更加狭小,他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,把她抵在角落里。两人的身体近乎贴合,柔软和坚硬的碰触,也能感受到对方近在咫尺的呼吸。
段嘉许打开淋浴,顺势低头咬着她的耳骨:“洗澡。 ”哗啦啦的水声,掩盖了某些声音。
酒精的后坐力仿佛在此刻才上了头,他像是变了个人,肆意地触碰着她身体的每一一个角落,还带着一句又- 句的调情 的话。
“喜欢哥哥碰这?”“痒吗?”
“叫大声点。”
段嘉许嘴唇往下挪,在她锁骨上留下接连不断的痕迹,而后把她的胸前的软肉吃进去。他耐性十足,又似乎是很喜欢这个位置,停留了很长的时间。像是想嚼碎,全数吞进去。
力道也比以往的任何一一次都重。
桑稚靠在带着凉意的墙上,与他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她依附着他,全身上下都变得软绵绵的,没有多余的力气。
温热的触感继续下滑,到她的肚子,再到小腹的位置。在某处的时候,段嘉许突然停下了动作,抬头看她,桃花眼里全是情欲,和蛊惑。
“哥哥能亲- -下这里吗?”......
也不知道为什么,桑稚居然就忘了拒绝。再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动作。
桑稚觉得羞耻,又因为难以招架的感受。她想远离,又不受控地接近。想抓回自己的理智,却又被他糾缠着,不断向下沉沦
良久后。
看着段嘉许唇边透明的液体,在两重刺激之下,桑稚終于哭出声来,又不好意思说他的行为,抽抽噎噎地骂道:“ 你是变态吗?”
怎么!可以!亲!那种地方!
段嘉许蹭了蹭她的下唇,道貌岸然道:“怎么了?”桑稚把脸靠在他的胸膛上,没再吭声。
与此同时,她感受到他的胸腔颤动了下,似是在笑。而后,段嘉许把她抱出了淋浴间,再度回到洗手台的那个位置。
段嘉许从旁边拿了个避孕套,用牙齿撕开,戴上。他看着她可怜到极致的模样,轻哄着:“就做- 一次,好不好?”桑稚的眼泪继续掉:“不然你还想几次? ”
“还以为你- -次都不让。”段嘉许笑了下,舔掉她的眼泪,“别哭了,不欺负你。”
虽然她这个模样,让他想更加用力地折腾她,让她哭得更加厉害。
但真看到她的眼泪时,却还是不舍得。
桑稚的脸埋在他的颈窝处,感受到他慢慢挤进来,然后全部都填满。滚烫而又粗大,仿佛还在跳动,在她身体里。她用牙齿咬住他的脖子,像是在发泄和报复。
段嘉许闷哼了声,喉咙里也发出了轻轻的,又格外性感的呻吟
停了几秒,等她适应了之后,段嘉许才开始有了动作。由慢到快,由浅至深,力道也渐渐加重,像是要把自己嵌入她的身体里。
不知过了多久。
就快到那个点的时候,段嘉许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,恶劣心莫名上来。他忍着自己的欲念,沙哑道:“叫哥哥。 ”桑稚茫然地看他,眉眼里多了几分难耐。
段嘉许又撞了下,重复一遍:“叫哥哥。”
在原地思考了好几秒,桑稚才反应过来,呜咽道:“你是不是变态!”
“你还说.呜.....”桑稚说,“还说不欺负.....”..
“叫声哥哥怎么就欺负你了?”段嘉许把她往自己怀里的方向摁,进入得更深,“你以前不就这么叫我的吗?”桑稚不说话。
段嘉许咬着她的下巴,暗示道:“那应该叫什么? ”她依然不说话。
过了好一阵,柔稚才像是妥了协,声音被他撞得七零八碎,听上去又软又轻,微不可闻:“老、 老....
“嗯。”他亲了亲她的嘴唇,桃花眼弯起,“老婆, 我爱你。
感觉一整晚都睡不着了。也不怎么想睡。
这日子挑了很久。
前些天-一直在下雨,是让人心情很愉快的,时隔了很多天的好天气。
也成为了这一年之中,段嘉许最喜欢的一天。
多好。在这一天。
全世界都知道,你是我的了。
手动作者有话要说:
提车的人比我想象中的要多,一个-一个发真的太难了,就直接全发了吧。车,不管如何,竹已就这水准了! ! ! ! ! !我尽力了!!!!!!!!!!不准嘲讽我的车技(。  

crane.

赞同来自: XU.

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,操作更方便哦 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FzmNpy7HjfPqx_m_VESmlw 提取码:o7df

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,操作更方便哦 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qo_U2p5TN-hCxVqkM0AB3w 提取码:91sz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